<dl id='mx2ne'></dl>
      <span id='mx2ne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mx2ne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mx2ne'><div id='mx2ne'><ins id='mx2n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mx2ne'><strong id='mx2ne'></strong><small id='mx2ne'></small><button id='mx2ne'></button><li id='mx2ne'><noscript id='mx2ne'><big id='mx2ne'></big><dt id='mx2n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x2ne'><table id='mx2ne'><blockquote id='mx2ne'><tbody id='mx2n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x2ne'></u><kbd id='mx2ne'><kbd id='mx2ne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mx2ne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mx2ne'><em id='mx2ne'></em><td id='mx2ne'><div id='mx2n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x2ne'><big id='mx2ne'><big id='mx2ne'></big><legend id='mx2n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mx2ne'><strong id='mx2ne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mx2ne'></i>
        1. 與鬼同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林華和李濤是大學同學,上學時候兩個人是在同一個宿舍,關系很不錯。大學畢業後倆人一起來到深圳打拼,並且一起租瞭一套兩居室的公寓,倆人分擔房租。

          林華在一傢外企工作,需要經常出差和加班。李濤是在國企上班,假期正常休息,不用加班或者出差,逢年過節的待遇也很不錯。兩個年輕人雖然每天為瞭工作和生活忙碌著,但是倆人的關系一直維持的不錯,抽空就會一起出去吃飯喝酒。

          一天,林華接到公司領導的通知要他去上海出差半個月,這對於經常出差的林華來說不叫事,他本來就喜歡出差,因為除瞭一切費用單位給報銷之外,他還可以有額外的出差補助。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沒結婚,無牽無掛。

          因為單位領導催的急,林華下午就要馬上走,所以他回傢收拾瞭一些衣服和日用品就走瞭,走之前他給李濤留瞭一張字條放在客廳的茶幾上。

          李濤回來看見字條知道林華又出差瞭,時間半個月。雖然兩個人關系不錯,但是畢竟是兩個大男人,不會像情侶那樣每天電話短信聯系。倆人經常是無論林華出差多久,倆人都不會通電話,直到林華回來,倆人會一起出去吃頓飯,算是接風宴。當然這次也是一樣,林華出差後倆人就沒再聯系。

          李濤每天過著重復的上下班生活,除瞭晚上回傢覺得屋裡很安靜,其他也沒什麼感覺。一晃十天就過去瞭。

          這天晚上,李濤正在浴室洗澡,忽然聽見門被重重關上的聲音。傢裡隻有兩把鑰匙,林華一把,自己一把。李濤心想一定是林華回來瞭,他匆匆裹上浴巾就出瞭浴室。

          華子,你回來瞭,華子李濤在屋裡搜尋著林華的身影,可是到處看遍瞭也沒有。李濤正覺得奇怪,突然背後有人拍瞭他一下,李濤回頭一看,果然是林華,他正站在自己的後面直直的盯著自己。

          哎呦,嚇我一跳,你什麼時候跑我後面去瞭?李濤不經意的問著,然後自己低頭整理著快要掉下的浴巾。

          林華沒說話,徑直走到廚房:有吃的嗎?餓瞭。

          有,我晚上訂的披薩還有很多,你自己吃吧,我頭發還沒洗完。李濤說著就又走進瞭浴室,接著浴室傳來嘩嘩的流水聲。

          終於洗好瞭,李濤出瞭浴室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,他看瞭一下掛在墻上的表,現在是晚上九點整。李濤打開瞭電視,電視裡正在播放老片西遊記。

          看瞭這麼多年,還是看不厭,每次電視裡播放我就會看,其實每個故事都能背下來瞭,還是忍不住看,你說這是咋回事,呵呵李濤說話聲音很大,他是在和廚房的林華說的。

          許久,李濤沒有聽到林華的回答。

          這麼快吃完睡覺瞭?李濤站起身走到廚房,廚房裡沒人,披薩也好像沒被動過。

          怎麼沒吃啊,不是挺喜歡的嗎?李濤看著原封不動的披薩自言自語道。

          李濤出瞭廚房來到林華的房門口,他的門關著。李濤輕輕敲瞭兩下:睡瞭?

          先睡瞭,有點累。林華用低沉的聲音回答。

          聽聲音是有點累,不打擾你瞭李濤說完回到客廳繼續看電視。他抬頭又看瞭一眼墻上的表,竟然還是九點。

          不對啊,我記得我吃完飯的時候就是晚上八點半瞭,我又寫瞭點材料,洗瞭澡,林華回來……怎麼可能還是九點?

          李濤趕緊進房間找到手機,打開一看,時間顯示下午2214分。

          這就對瞭,看來墻上那表是壞瞭,明天要換瞭它李濤自言自語間又來到客廳,但是他突然發現電視竟然換瞭頻道,剛剛自己明明是看的兒童頻道,播放的《西遊記》,現在怎麼變成瞭江蘇臺的相親節目?難道是自己不小心按到遙控器瞭?李濤記不清瞭,不過這隻是小事,自己再換回來就好瞭。

          李濤拿起遙控器換回瞭自己喜歡的西遊記,剛看瞭一會兒電視竟然又自己換瞭頻道,還是換成瞭剛才的相親節目。

          李濤拿起遙控器:怎麼回事?遙控器也壞瞭?今天是怎麼瞭。算瞭,不看瞭,睡覺去。

          李濤關上電視回到自己房間就睡瞭,夜裡他做瞭個夢,夢見林華在客廳裡哭,看樣子哭的很傷心。

          天亮瞭,李濤起床洗漱準備上班,可是出門前也沒聽見林華的動靜,他以為林華昨天太累睡過瞭頭,趕緊去敲林華的門。林華的房門一碰就開瞭,裡面整整齊齊,看樣子林華早就起床出去瞭,李濤這才放心的出瞭門。

          下午下班前李濤給林華發瞭短信,商量去哪吃飯,這是他們的老規矩瞭,每次林華出差回來倆人都要一起出去吃頓飯。短信發出去很久也沒見林華回信息,李濤不耐煩的打電話過去,電話那頭提示已經關機。

          終於挨到下班,李濤匆匆回瞭傢,可是到傢後林華還沒回來。晚飯時間已到,聯系不上林華隻好自己湊合一頓瞭。隨便吃瞭個泡面李濤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看瞭不知道多長時間,李濤抬頭看瞭一樣墻上的表,九點,他才突然想起這個表壞瞭。

          李濤起身去摘墻上的表,打算給它換個電池看看。東翻西找終於找到合適的電池,換完電池後表就回復瞭正常,李濤又把它掛回墻上,此時的時間正好也是晚上九點。

          又是九點,這麼巧,呵呵,我和這個數字有緣啊!李濤剛剛自言自語完,門就開瞭,林華回來瞭。

          華子,幹嘛去瞭,電話打不通?我還等你一起出去吃飯呢!李濤疑惑的看著林華的背影。

          哦,我手機壞瞭,那個我忘瞭,這幾天我都挺忙的,過幾天咱們再去。林華冷冷的說完就進瞭自己房間。

          李濤看著林華覺得他有些不對勁,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,也許他是真的忙吧,李濤安慰著自己。

          最近幾天李濤覺得林華真的是早出晚歸,每次看見他都是晚上九點以後,白天又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去的。可是自己也幫不瞭他,倆人的工作完全不一樣,隻能靠他自己瞭。

          這天上午八點多,李濤剛到辦公室就接到大學同學陳建新的電話,李濤覺得很奇怪,這老同學很少給自己打電話,特別是上班時間。

          李濤:喂,建新,什麼事?

          陳建新:你怎麼還沒來,我們都等你呢。

          李濤:等我?等我幹什麼?去哪呀?

          陳建新:林華的葬禮啊,你們不是室友嗎?你不來啊?

          李濤:誰?林華的葬禮?開什麼玩笑,今天又不是愚人節,別鬧瞭!

          陳建新:怎麼開玩笑,你室友死瞭你不會還不知道吧?我天,你們是什麼朋友?

          李濤:誰說他死瞭,謠言,別信啊,我們天天住一起我能不知道嗎?昨晚我…….”

          陳建新:昨晚什麼?你說話啊,喂…..……”

          …………..

          李濤突然愣住,回想起這幾天,自從林華出差回來確實有些怪異,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看清楚過林華的臉…….

          李濤趕緊拿起手機撥瞭一下林華的電話,還是關機。他又馬上給林華的辦公室打電話,林華的同事告訴他林華出差時候被車撞死瞭,時間是十七號晚上九點。

          晚上九點,那不就是林華回來的時間,那表……”林華放下電話瘋狂的向傢裡跑去,推開門,傢裡幹幹凈凈,沒有任何變化,再進入林華的房間,還是整整齊齊的,什麼都沒動過。

          李濤拿出手機撥通瞭陳建新的電話:喂,建新,哪個殯儀館?

          ………

          來到殯儀館,李濤看見鮮花從中躺著的林華,他的樣子沒什麼變化,就是更白瞭。李濤深深的鞠瞭一躬:華子,下輩子我們再做兄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