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99u3'><strong id='599u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dl id='599u3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599u3'><em id='599u3'></em><td id='599u3'><div id='599u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99u3'><big id='599u3'><big id='599u3'></big><legend id='599u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599u3'><strong id='599u3'></strong><small id='599u3'></small><button id='599u3'></button><li id='599u3'><noscript id='599u3'><big id='599u3'></big><dt id='599u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99u3'><table id='599u3'><blockquote id='599u3'><tbody id='599u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99u3'></u><kbd id='599u3'><kbd id='599u3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599u3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599u3'></i>
      <span id='599u3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599u3'></ins>

      1. <i id='599u3'><div id='599u3'><ins id='599u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我想和你說說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    陰鞋
              趙子陽和錢翔看瞭看端著水盆去水房洗漱的劉大川後,兩人的視線交匯瞭一下,意味深長地點瞭點頭,然後一起回到瞭寢室並把門反鎖上。
              劉大川最近一些行為讓他們很是奇怪,所以他們決定趁劉大川不在的時候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              事情是這樣的:前幾天,劉大川突然買瞭個簾子,然後把自己的床鋪給擋得密不透風。夏天將至,擋個簾子豈不是要熱死?於是趙子陽很疑惑地向他提出這個問題,劉大川隻是神神秘秘地一笑,就不再說話瞭。沒想到從那天起,趙子陽和錢翔就老是能聽到劉大川在自己的床上嘀嘀咕咕,自言自語,有時還“呵呵”地傻笑。而且每當起風時,總會從簾子裡面飄出一股惡臭,熏得趙子陽他們飯都吃不下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趙子陽和錢翔覺得這裡面有鬼,而今天終於找到機會瞭要一探究竟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我覺得劉大川是被鬼上身瞭,他床上一定有什麼邪物。我在地上點火,你爬到他床上把那東西找出來。”趙子陽說完,就掏出一大堆廢紙,然後拿出一把打火機“刺啦”一聲點著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你點那麼快幹嘛,別把寢室燒著瞭。”錢翔一邊爬一邊說,終於爬到劉大川的床上,然後一把掀開瞭簾子。
              一股惡臭撲面襲來,熏得錢翔差點從床上掉下去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靠,劉大川是鼻子壞掉瞭吧,他怎麼能在這裡生活下去呢?”他捂著鼻子,在劉大川亂七八糟的床鋪上翻找著,當摸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時,那股惡臭更加強烈瞭。錢翔忍住吐意,提拉起那個東西,可是他沒想到,竟然是一隻球鞋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劉大川難道每天晚上在對著這個球鞋說話?”趙子陽捂著鼻子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可能是吧,要不然他的床為什麼那麼臭?”錢翔忍著惡心翻來覆去地看那隻鞋子,沖著鞋內喊瞭幾聲“喂喂。”可鞋子內沒有任何回答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這樣不對。”趙子陽接過鞋子說:“我偷聽過,劉大川每天第一句話是:我想和你說說話……”還沒說完,趙子陽便愣住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因為他忽然感到手中的球鞋變得冰冷徹骨,隨即一雙細小蒼白的手骨緩緩地伸出來趴在鞋幫上,於此同時,鞋內傳出來一陣陰沉的,伴隨著電磁幹擾般的聲音:“我想和你說說話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趙子陽和錢翔發出一聲驚恐的慘叫,趙子陽手一抖,“砰”的一聲便把那隻球鞋扔在瞭火堆裡。
              趙子陽和錢翔驚魂未定地看著火焰中的球鞋,門突然“砰”的一聲打開瞭。隻見劉大川一臉憤怒地站在門口,隨即咬牙切齒地說:“你們惹怒瞭我的朋友,它會回來報復我們的!”
              錢翔看到,在火焰中一縷黑煙緩緩升起,然後順著窗戶飄走瞭。 
              鞋靈
              “你的朋友?”錢翔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:“你怎麼能和鬼成為朋友呢?”
              趙子陽也一臉疑惑地看著劉大川,劉大川臉色鐵青地解釋道:“我聽別人說,腳是離地面最近的地方,而且腳上穴位眾多,鞋穿在腳上,所以也算是個靈氣鼎盛的東西,當你的鞋一個月不刷的時候,那種靈氣尤其強烈,這個時候在陰日陰時將你的血滴在鞋裡,就可以召喚出鞋靈來供你差遣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“邪靈?”趙子陽不禁問道,而下一句他沒好意思問:你一個月不刷鞋,不覺得臭嗎?
              “是鞋靈!”劉大川白瞭趙子陽一眼,隨後垂頭喪氣地說:“隻要不招惹鞋靈,你就可以支使它做許多事情。而你們拿火燒它,它一定會回來報復的,說不定連我也不會放過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錢翔和趙子陽突然明白瞭一件事: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的大美女林漠漠之所以和劉大川在一起,一定是這個鞋靈幫他達成瞭心願!
              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趙子陽焦急地問道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把寢室裡的鞋都扔出去,近期就別穿瞭。”劉大川無奈地說。
              雖然很心疼,可相比之下還是命重要,所以趙子陽和錢翔他們還是老老實實地把鞋扔進瞭垃圾桶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可是你明天要參加田徑比賽怎麼辦?”趙子陽擔心地問。
              劉大川安慰道:“明天人山人海的,估計它也不會胡來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幾個人懷著恐懼,過瞭好久才沉沉地睡去……
              十二點的鐘聲敲響瞭,一個黑影突然走近瞭垃圾桶。
              黑影捏著鼻子在垃圾桶內翻找瞭一番後,最後拎著一隻臭烘烘的鞋子悄無聲息地離開瞭……